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杭州旅游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杭州美女交警街头查违章小伙突然跪在她面前

发布日期:2018-9-22 上午 01:19:46 浏览:218

来源时间为:2018-03-09

3月7日17:30左右,正值晚高峰,杭州滨江交警大队直属中队女交警郑月朦在江南大道长河路口执勤,一辆由南向西左转的银色商务车被协警拦下,郑月朦上前查看,示意司机下车。

这时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!

车上下来一位小伙,手捧玫瑰,走到女交警面前,扑通一声!直接单膝跪地!

什么!居然当街向警花求婚!

而女交警早已热泪盈眶,感动地一塌糊涂~~尤其当小伙对她深情地唱起歌时,美女警花当场泪奔!

原来这个小伙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丈夫——杭州市公安局民警廖文斌!

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惊喜!

郑月朦的丈夫廖文斌说,两人之前经历了长达三年半的异地恋,终于等到开花结果,现在婚也结了,孩子也有了,但心里一直有个小遗憾,就是始终没有正式向妻子求过婚。

“我们在一起走到现在很不容易,我也不是一个很浪漫的人,这么多年也没送过什么珍贵的礼物,这次也是精心策划了一周,想在3月8日这个特别的节日到来之际,在大家的见证下,给老婆一个惊喜,弥补遗憾,感觉特别有意义!”廖文斌说。

(因为事先精心策划妥善安排,所以并未影响当天晚高峰执勤工作)

郑月朦惊讶得快说不出话了:“我真没有想到,他也没有提前跟我讲……指挥室跟我说今天要查岗,哎呀,没想到是你过来了!”这时,郑月朦摸摸老公的头,心疼地说“下雨了,辛苦了!”

而这场特殊求婚的背后,其实是一对异地恋“双警夫妻”的最美爱情故事……

见证他们爱情的正是这183张车票……

这是从2012年夏天到2016年3月间,来回温州和杭州的火车票,见证了两人长达3年半的异地恋,温州到杭州的距离大约449公里,183张车票,21777元,82167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两圈,三年半的努力,终于将两人的距离变成0公里。

同窗四年,毕业表白

“让我们把无产革命的友谊延伸到天长地久”

说来也是缘分,郑月朦和廖文斌都是1990年出生,两人的生日只相差15天,一个是3月10日,一个是3月25日。郑月朦是杭州人,廖文斌是温州乐清人,两人是省警校的同班同学,就坐在前后桌。

当时班里的男女比例是5:1,女生特别少,但是两人的开始并不像电视剧的脚本“一见钟情”或“暗恋多年”。廖文斌说,其实大学四年,两人并没有向男女朋友方面发展。“都是朝夕相处,同学的情谊很深,就像战友一样。学校也不允许谈恋爱。”

两人关系的转折发生在2012年那个毕业的夏天。都说“毕业即分手”,但是对郑月朦和廖文斌而言,毕业才是他们爱情的开始。

廖文斌清晰地记得,当时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组团去厦门毕业旅行。想到以后要各奔东西,可能没什么机会再见面,廖文斌便鼓起勇气向郑月朦表白。(记者:怎么表白的?)廖文斌羞涩地笑了:“呵呵呵呵呵!我说‘让我们把无产革命的友谊延伸到天长地久!’”

啥?现在90后表白都流行这个套路?作为80后的记者都扛不住了,这确定不是我们爸妈那辈的台词吗?

那么问题来了,表白成功了吗?

拿廖文斌的话说,人家姑娘不置可否~~~

“当时表白也没有说答应,其实这个情节并不是很浪漫。因为现实的困难摆在我们面前。我们是两地分居,肯定接下来要面临很大的问题,当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。”

但是最终两人还是决定要在一起。

183张“爱的火车票”

见证三年半异地恋

相爱容易相守难,两人的异地恋一开始并不被看好。

警校毕业后,廖文斌进了温州市公安局,郑月朦留在杭州,成为当时滨江交警大队的唯一一名女警。

因为工作的关系,两人平均半个月才能见上一面,忙的时候甚至要隔一两个月。“基本上都是周末,不是他过来就是我过去,都是动车,我们叠起来的车票,都可以放的下一个很满的盒子了,车票我们一直留存着,也是我们爱情的一个见证。”

这是从2012年夏天到2016年3月来回温州和杭州的火车票,一共183张,见证了两人长达3年半的异地恋。

“异地恋的煎熬,只有自己经历过才知道。看看人家情人节七夕节都是能团聚了,我们要么因为工作,要么就是隔得太远。团聚了一下,也只能马上要分开了。”

廖文斌说,他们见面时间最短的一次,只有1个小时。

那是2013年的一个夏天,两人本来计划周末去上海的一个乐园玩。结果周五晚上廖文斌突然接到任务,第二天要出差,计划泡汤了。

但是当天晚上廖文斌还是坐动车从温州赶到了杭州,当时已经是8点多了,两人在萧山火车南站一起吃了碗面,廖文斌立马坐上9点的末班车,回到温州已是深夜11点多了。

而这次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隔了一个月了。

相恋的人,最迫切的就是见到对方。没有机会,就想办法创造机会,制造惊喜。

2015年的大年初一凌晨,郑月朦被借调到西湖景区灵隐路支援交通疏导工作,应对烧头香的大流量。廖文斌跟她同事串通好,瞒着她,从温州赶过来,在凌晨三四点钟,基本上人流量疏通完毕的时候,突然地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我就是趁她不注意,突然从另外一个角度出现闪现在他面前。她吓了一跳,愣了一下,后面两眼泪汪汪的。刚好是后半夜人最困乏的时候。我突然出现给她一剂强行针。现在想想这个事情还是蛮有意思的。”

脑补接下来的画面,女主一定是感动地热泪盈眶、泪如泉涌、梨花带雨、泪眼汪汪、泣不成声……然后拥吻在一起……

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……

“我是穿便服的,跟她敬了一个礼。那个时候她在执勤,也不方便做很亲密的动作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小编觉得这个敬礼比任何举动都来得让人……热泪盈眶、泪如泉涌、梨花带雨、泪眼汪汪、泣不成声……

不过廖文斌说,唯一遗憾的就是当时没有人跟拍,记录下这一刻。

于是这也成了这场惊喜策划的一部分……

异地恋开花结果

儿子取名“廖郑好”

“未来看不到头,现在看不到你……”这是很多异地恋情侣面临的现实、挣扎和进退两难。

郑月朦和廖文斌也一样。

“我们认定对方了,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一起。两个人肯定要面临,要么我到你这个城市,要么你到我这个城市。中间调工作的过程,碰到困难的时候就会陷入低潮。”廖文斌说。

但是郑月朦从来没有抱怨,一句也没有。在廖文斌感到灰心和力不从心的时候,郑月朦总是给他最坚定的支持。廖文斌说,这也是妻子最让他欣赏和心动的地方。

“既然决定了,还是一起坚持,相互扶持,相互勉励。”

最终,廖文斌下定决心,过来杭州。当然,做出这个选择并不容易。

2015年4月13日,两人正式登记。当年表白的那句“纯洁的无产革命阶级友谊天长地久”终于成为现实。

2016年2月22日,廖文斌到杭州市公安局报到,两人正式结束异地恋。

3月14日办酒结婚。

“真的是迫不及待,因为之前耽搁的时间太多了,看看其他差不多跟我们一起恋爱的都已经有小孩了。”

2016年11月10日,儿子点点出生,小两口升级为幸福的一家三口。

他们给自己的爱情结晶取名“廖郑好”!

“廖文斌和郑月朦百年好合!应该是这个意思吧?”

然而记者只猜到了开头……

廖文斌说:“我的姓和老婆的姓,奶奶拍板说好!于是就叫‘廖郑好’”……

嗯,特别傲娇,特别逗趣

廖文斌又补充说:“‘郑好’谐音也是‘正好’,不多不少,正正好”

最新百姓生活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百姓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