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杭州旅游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如何看待成都与杭州、深圳等地的软件产业差距?

发布日期:2018-9-18 下午 05:56:10 浏览:195

来源时间为:2018-08-17

作为中国西部唯一的软件名城,成都已举办多次软洽会。8月16日,第十六届中国国际软件合作洽谈会,与idg“2018数字世界博览会”在成都同期举行。虎哥参加了多场论坛,听到了许多真知灼见。尤其是关于成都与其他地方发展软件产业的差距和追赶建议。如下。

一、软件产业的进化方向

当天下午,由成都天府软件园有限公司主办,以“软件产业的进化方向”为主题的精品分论坛“新时代软件产业生态50人会议”受到软件产业各界精英广泛关注。

成都市软件产业生态圈发展研究报告:要重视产业6大不足

电子科技大学信息与软件工程学院院长周世杰解读了《成都市软件产业生态圈发展研究报告》,从生态圈中的经济系统、社会系统、自然环境系统这三个方面来分析,围绕各城市软件产业现状,尤其是深圳、杭州等城市相对比,指明了成都市软件产业特点及存在的主要问题。

报告肯定了成都软件产业的成长,并指出了成都市软件产业生态圈5大特点。一是产业规模持续增长。2017年,成都市软件服务业营业收入为3544.5亿元,保持了快速增长的良好态势,同比增长率17.3高于北京(13.9)、上海(12.9)。

实际上,从2010年到2017年这7年时间中,成都市的软件产业规模都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,长时间保持增长是很不容易的。成都的龙头企业很少,多是一些比较小的软件企业,能够在这种情况下长时间保持高速度增长的话,应该说在全国是比较领先的。

二是成都软件行业优势基本形成,在游戏、健康、生物医药等方面具有研发优势,在2017年,成都就有75家营业收入100万以上游戏企业共达营业收入261.6亿元。

此外,成都软件产业生态圈还有软件人才高度汇聚、基础设施持续领先、园区载体不断完善等特点。

但应该看到,成都软件产业生态圈存在的问题包括,产业规模和政策扶持力度偏小,产业结构和人才结构失衡,核心竞争力和资本市场活力不足。

成都市软件业务收入2017年为2665亿元,相比之下,深圳为5555.7亿元,杭州为3542.3亿元。

软件业务收入包括哪些呢?软件产品收入、信息技术服务收入、嵌入式系统软件收入是三大部分。成都后两者的收入属于偏少和过少。2017年成都市嵌入式系统软件营收仅占整个软件业务总收入的2.3,软件产业生态价值链的高端占比太小了。在中国制造的大背景下,亟待加强信息技术服务和嵌入式系统软件的支持力度。

财政支持方面,成都市财政税收政策与多数城市处于同等水平,2017年减免税额约40亿元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杭州近5年为软件企业年均退税达到了200亿元的水平,远远超过其他城市。

报告提出了13项建议,其中包括深挖城南已有园区的产业增值点,严格控制新增产业带动不强的园区,扩展天府软件园等专业园区的品牌输出与覆盖面,加快各园区的链接集聚;

充分利用成都市“东进”战略的政策优势,依托天府软件园已有的成功管理经验,在高新东区新建数倍于现有天府软件园的城东软件园,打造“成都软件谷”,拓展工业软件、医疗健康软件、游戏软件等新兴软件服务业,发展和培育智能经济、数字经济等新型软件业态;

借鉴杭州等城市关于软件产业财税扶持的先进做法,出台成都市软件企业退税新制度,进一步降低中小型软件企业的赋税率,加大对软件企业的奖励力度,营造更好的产业生态;

设立软件产业基金,带动资本市场对成都市乃至四川省中小型软件企业(尤其是新经济领域的涉软企业)的关注热度、支持力度和投资强度等。

各方建言:人工智能要素引入到软件开发

这一活动聚齐了包括火炬中心、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等软件行业相关政府部门;中关村、浦东、西安、福州、杭州等各地软件园区负责人;北京交通大学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、天津大学、四川大学、北大光华管理学院、电子科技大学等院校的计算机或软件学院院长;风际游戏,西纬科技,精位科技等企业在内的国内软件产业生态各圈层代表,大家就软件产业的行业特色进行了多轮思维碰撞。

风际游戏现在员工300多人,年收入3亿元左右,其创始人兼ceo张霆提到了要做纵向和横向的突破。

纵向这块一定要技术为本,加大研发投入。除了基础性人才,还要配备一些综合型人才,比如关卡设计师、交互设计师等等,风际游戏持续对研发做投入,每年营收20的资金放在研发投入上。另外一方面,懂文化的人才能做出有文化的东西,风际游戏根据这个特点全面打造工作室。

横向方面就是要走出去,还要带回来。创新分成三个部分,微创新、颠覆式创新和开放式创新,风际游戏是着眼在开放式创新里面,向用户学习,建立一套系统的研究体系,和用户一起去打造产品;向标杆竞品学习,把国外游戏一些优秀的管理方法带回来;跟外部合作,引入大厂的ip,寻求优质的厂商开发产品。

张霆认为,成都游戏产业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全球竞争力,与早期耕耘和定位全球市场密不可分,有不断创新和技术革新以及政府支持,使得本土游戏成为代表性的软件行业分支。“成都造”这个标签会持续不断地给这个产业带来惊喜。“智能iot是互联网非常重要的下半场,人工智能是智能iot的关键技术。我们希望尽可能早的把人工智能要素引入到软件开发中去。”西纬科技创始人兼ceo谢边表示,最近几年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极大提高了应用的可靠性,渗透率变得非常高。但相关技术壁垒不是难以逾越的鸿沟,采用正确的切入角度,选择正确的学习路径,可以快速完成研发升级,完成ai产品的落地。

软件1.0的开发模式,是软件编程把大的问题分解成小的问题,对小问题不可分之后进行算法,最后拼成一个软件。而软件2.0在开发上有一个大的变化,就是不太需要或对领域专家的需求会大大下降,给它大量领域的数据,由机器自己学习,自己生成新的模型来解决问题。优势在于可以计算同质化,非常易于芯片固化,还可以非常精准地控制内存、使用和效率。

谢边提醒,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是软件开发的新工具,但要寻找新的方向,就首先要挑选正确的问题来解决。有两个非常好的筛选办法,第一就是如果这个事情人类不可以做,那人工智能也做不到。第二是人做到的事情当中,那些可能需要5秒钟思考完成的事情会优先被人工智能解决掉。这样公司掌舵人可以把大部分无效的方向需求筛掉,把资源集中在特别有前景的方向上。

在人工智能时代,人工智能有三个要素,模型、算力和数据,前两个对所有的公司是公平的,差异化一定是在数据上。谢边认为要坚持一个标准:做熟不做生。你自己能够获取数据,比别人更能理解数据,可以把这些数据用机器学习的方式,从数据到产品、到用户体验、到用户生产新数据,先把这个循环跑起来。而且这个数据有门槛,其他人获取不到,这就是很好的机会。

二、大咖精彩观点

在上午主论坛上的各位嘉宾看来,中国软件产业经历多年发展已具备一定规模,但以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区块链、5g等新技术为代表新一轮科技浪潮汹涌澎湃,软件行业处于这样的新时代中,需要借助新技术赋予软件产业新动能,重新定义软件,并向“软件定义世界”的终极目标迈进。

中软国际陈宇红:人工智能将成为政府投资软件的加速器

中软国际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宇红表示,政府市场对数字经济的推动来说至关重要。现在中国有600万软件开发工程师,3万家核心企业,5000家各类软件集成商,行业规模庞大,但在政府资金投入上,却相对较少。

2017年政府软件投资,上海排名第一,投资额约50亿,第二是投资20多亿的深圳,北京、南京投入十多亿排第三,第四是成都、杭州,投入大概9个亿。gdp排名前50的城市,去年政府层面的软件投资不到300亿。号称5万亿产值的信软服务产业,政府投资比例太低。

“政府扩大软件投资需要加速器。时至今日我们认为加速器出现了,就是人工智能。”陈宇红讲道:“因为人工智能技术是场景化的,有无数行业的无数场景需要落地,只有场景化才能带来规模化。”

陈宇红认为,虽然政府软件投资较少,但投资结构是合理的,总体在往服务型方向发展,潜力很大。

金山软件葛珂:软件进化三阶段

北京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ceo葛珂认为,在软件发展过程中,开发者理解的软件和用户理解的软件已不是同一事物,软件需要被重新定义。

他结合金山办公软件的进化来说明:

“我能”阶段,软件即工具:在经典互联网时代,金山做软件,唯一的思路是要做功能最多的软件,它实际上是以功能的多少为核心诉求的软件开发理念,最终的产品成果就是超出用户需求的强大工具。因为功能强大,产品覆盖面会非常广,在互联网发展初期能够积累大量用户。比如金山的wps,有3亿的月活跃用户,其中近40都是海外用户。但因为工具没有情感连接,用户粘性是其缺点,有竞争工具出现,用户说不用就可以不用。

“你能”阶段,软件即服务: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用户无时无刻不在运行软件,这个阶段的软件有个基本特色叫“实时连接,永远在线”。在这一阶段软件厂商拥有了知晓用户是谁的能力,产品和用户之间就能产生情感上的链接,厂商开始着重考虑产品能帮助用户具体实现什么价值。wps移动端化后,越来越多的用户主动登录wpsid,每日创建编辑的文档量在5亿,金山的云文档累计存储量达9.7pb。

“大家能”阶段,软件即人工智能:人工智能时代将没有专家,因为专家需要经验积累能力,而人类的所有经验都沉淀在数据当中,通过人工智能引擎的放大,可以让所有计算机所有互联网都实现能力的有效,所以这个时代是个大家都能的时代。金山认识到了这一点,做了许多人工智能方面的尝试,近期发布了wpsai机器人助手,提供基于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自动美化及语义分析、智能纠错与写作等ai服务。

葛珂表示,从“我能”到“你能”再到“大家能”,软件厂商离用户越来越近。金山从“我能”到“大家能”,花了30年时间,有些初创软件企业可能只花了3年时间,但这三阶段是所有软件企业的必经之路,很难一蹴而就,直接进入第三阶段。

talkingdata高铎:大数据技术长足发展需要数据开放

“有些大企业,号称数据平台是开放的,愿意跟大家共享合作,但是我们经过多年的实践,试图与这些巨头合作,结果发现他们开放的意思是说,我们把门打开,你们可以进来,但对不起,我们的数据不出去。”talkingdata副总裁高铎说道。

高铎表示,作为一家第三方数据公司,在中国实践7年的过程中中,talkingdata发现不少企业宣称的所谓大数据,其实都是小数据,因为这些企业根本就拿不到大数据,没有大数据,就算有,数据与数据之间也是割裂的。大数据乃至人工智能技术要有长足发展,离不开建立开放的数据环境。如何建立?高铎认为首先业务必须是数字化的,其次数据必须是在线的,第三数据需要具备实时性,第四是建立建立安全开放的协议标准。

其它精彩观点

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志明认为,区块链存在三元悖论,其可扩展性、分布式和安全性不可兼得,最多能做好其中两方面。新一代区块链技术是在这三者里寻优,谁寻优寻得好,谁的技术就是好的。而区块链技术是互联网、密码学、物联网、大数据等各类技术的融合剂,对从业者的数学能力与密码学能力要求很高。

文思海辉首席市场官张东蔚认为,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企业的核心战略。文思海辉将助力成都打造科技金融之都,具体来说有三个具体措施,一是技术引进 渠道合作 开放场景,以国际金融实验室助力成都打造国际金融试验区,二是建立普惠金融信用平台,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问题,三是金融智能化,推出全国第一家无人银行等。

脉脉商业战略联合创始人王倩表示,脉脉注册用户数超过5000万,月内容浏览量达5亿,人均在线时长约23分钟。目前脉脉正在基于人脉profile,提供面向企业的解决方案,包括招聘、精准营销、数据提供等。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百姓生活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百姓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